网恋


时间:2021/3/12 1:06:07

前言

红酥手,黄 酒,满城春色宫墙柳。

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

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 鲛绡透。

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莫!莫!莫!

--宋。陆游。钗头凤

如果人生可以重来一次,我一定会选择不上虎二站。

是的,虎二站确实带给我不少的乐趣,也陪我度过了大学以及研究所的时光。

然而,也是因为虎二站,我认识了一位让我感到快乐、感到怅然,同时也让我感到失落的网友。是她,沒错,就是她!

那个夏天,我永远记得那个夏天……

我想,网路上是一个重女轻男的环境,这点大家应该不会反对吧!还记得研一的时候,我曾经有一个问题解不出来,在网路上问了半天,沒有人为我解惑;过了几天,我拜託实验室的学姊帮我去网路上问,她的标题上写着,「小女子求救!」后来过了不到两个小时,就有数篇答覆的文章……或许我有点以偏概全,可是这种现象在网路上已是行之多年,我也就见怪不怪了。

当然,在同样的情形之中,在虎二这类的网站,这样的情形也是难以避免。我,就是这样在虎二站上认识她的……

一 初识

不适逢人苦誉君,亦狂亦侠亦温文。

照人胆似秦时月,送我情如岭上云。

--清。龚自珍。己亥杂诗

认识我的人,都认为我是一个害羞内向的小男孩,绝不会相信在我的内心里,竟然有一个充满冒险因子的精灵在作祟!否则,一个连和女孩子说话都会脸红的小男孩,又怎么会和女孩子第一次见面,就发生了亲密关系

但是,这种不可能发生的事,就发生在我的身上……

当时,除了虎二站,我在某些网站上,也算是小有名气,在当时认识我的人也不算少数。在和他(她)们见面之前,我在他们心目中的印象是,豪迈、爽朗、辩才无碍……

哈!这是我原来一个人透过网路,连个性都能有十万八千里的大转变!也难怪在网路上变男变女变变变一点也不困难。

当然,在这一天,我又是例行性地去虎二站朝圣。只是今天有点不一样……

咦怎么有一位叫做「摇磙猫」的傢伙,他的文章在讨论区获得这么多的回响在好奇心的驱使之下,我也凑过去看了看他的文章到底有何过人之处。

只不过,「这傢伙」并不是个傢伙,「他」也并不是个他,而是一个「她」!原来「摇磙猫」是一个「姑娘」!

为什么「姑娘」两个字要加上引号呢我说过,在网路上变男变女变变变可是一点也不困难的。当然,我对她的身份是半信半疑的。不过,我还是写了封信给她。

摇磙猫你好:

这是第一次写信给你,事实上我对你也是一无所知,不过,网路上人心

难测,请务必小心保护自己,尤其是在情色网站上。

祝 心想事成

怀灭

当时我在网路上已打磙了超过三年,早在学术网路不甚发达的时代,我就在上面发表过一些文章,甚至还有几篇经典之作可以在某些网站上找到。因此,我一直很臭屁地把自己当作大哥,对「后起之秀」加以照顾一番。现在想一想当初幼稚的行径,还真的很好笑。

这一天晚上,我一直想着,如果这摇磙猫是我的妹妹,不知道有多好我在

家中兄姊成群,就缺一个妹妹可以照顾,天知道,我真的好想 一下做哥哥的感

受。有位女情色文学作家曾经说过,她不和虎二站的网友见面,或许也是基于保

护自己的心态,但是,当初我却是毫无邪念,纯粹是想要个妹妹而已。

第二天到虎二站,发觉她也寄了一封信给我,向我表达谢意。就这样慢慢地

,我成为她忠实的读者,我俩也就开始通信。我相信,这时我对她还是沒有任何

遐思……

二 问题

凉风起天末,君子意如何

鸿雁几时到江湖秋水多。

文章憎命达,魑魅喜人过。

应共冤魂语,投诗赠汨罗。

--唐。杜甫。天末怀李白

前面提到,在某些网站上,我也是小有名气,接下来的事,就是发生在其中

一个网站……孔锵的搞怪小站。

在这个网站,我有另外一个名字--小飞侠,也就是说,我有另外一种身份

……在这里,我认识了几个朋友,比他们虚长几岁的我,自然又浮现出当老大的

梦……在这里,我是童话故事中那个会飞、永远长不大的孩子王,我也喜欢这个

身份。

我很少看使用者名单的,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天会突然心血来潮,耐着性子

看那两百多人的名单。我想,这一切都是天意,因为,我看到了她,「摇磙猫」

……

当然,沒有人规定这世界只能有一只摇磙猫,就像在BBS上可以有好几十

个流川枫或是徐怀钰一样……喔,当时歌坛还沒有徐怀钰这个人,那改为范晓萱

好了,这并不重要……我想摇磙猫可能是个生手,因为她并沒有把她的page

r关起来,那整天不是应付那些page就烦死了尤其这名字又与最近在情色

文学站新崛起的那位女作家同名,一定是很多人好奇的对象。

这时她的状态并不是在聊天中,想必她已经踢掉了不少人,不然网路上是不

太可能让一位女生这么闲的。如果这时候我贸然切进去和她聊天,不就也步上了

其他人的后尘了吗于是,我在先发了一封信,表明我的身份与来意之后,便和

她聊了起来。当然,我绝不会犯下聊天大忌,也就是披头就问人家是男是女。毕

竟我不是那种第一句就问对方是男是女,如果是男的就结束聊天的那种色胚。不

过当时为了给自己台阶下,这次的聊天中,我称唿对方是用「你」而不是用「你

」。

「摇磙猫,你还记得我吗我是那个怀灭啊!」

「怀灭让我想一下……喔!我记起来了,你曾经发一封信给我。」很显然

的,这只摇磙猫和虎二站上的是同一只。

「对啊!」我继续飞快地敲打着键盘,「如果我猜的沒错的话,这几天一定

有很多网友写信给你,要和你交朋友,不知道我猜对了沒」

「:)」看到这个笑容,我心中知道,虽不中亦不远矣。

「我想……这是网路上的正常现象,你可能还是要稍微担待一下:)」我边

笑边敲着,「很冒昧问你一个问题,可以吗」

「好啊!」

「我想,一定有些网友想和你……」我所省略的部分,我想她知道,各位也

应该知道我在说些什么。

Enter键一敲下去之后,我发觉我问了不该问的东西,这种问题和在路

上随便问一个陌生女孩子「你是不是处女」一样的难堪。问这种问题,我想轻则

挨卫生眼,重则连挨巴掌都不无可能。只是,覆水难收,完了!我完了!

我脸上的笑容开始紧绷,两眼紧盯着萤幕,等待她的「审判」……

「嗯……」她打字的速度似乎慢了下来。显然她还不知道该不该回答这个问

题。她这个「嗯……」是表示肯定、怀疑、停顿,还是另有所指我不敢问,我

只是静静地等待她的下一句话。

就这么沈默了将近一分钟……我对于这种沈默很不耐,更觉得充满了不安的

感受。

「对不起,我不应该问这问题的,我只是关心你而已。」我打破了沈默,向

她道歉。

「沒关系。」她还是以那缓慢的速度打着。我不禁忧心了起来,她是不是心

情受到了影响或许我不应该问这些问题的。她真的沒关系吗,我不这么认为。

沒什么人会在心情受到影响的时候,坦承自己内心感受的。

后来,她说她有事,就将这次聊天草草了结,先离缐了。我沒有问她的姓名

、年龄、生日、性別、科系、兴趣,我什么都沒问……我猜想,她在生我的气。

我相信,一个情色文学女作家所要承受的异样眼光,一定比男作家还要多上

好几倍。回头去上虎二站,看到了她的文章。她说,有许多人写信去关心她,有

的是像我一样关心她的处境,也有的是对她的身份(当然有一大部分是关心她是

男是女)感到兴趣,然而我相信,一定也有很多人把她当作一个阻街女郎一般,

只是想从她的身上猎取性爱。我竟然沒有注意到她内心里的感受,这么直截了当

地问道对她而言可能很不堪的内容。我真的大错特错!

三 困窘

蓬莱院闭天台女,画堂昼寝人无语。

抛枕翠云光,绣衣闻异香。

潜来珠琐动,惊觉银屏梦。

慢脸笑盈盈,相看无限情。

--五代。李煜。菩萨蛮

我是不是做错了我在她的心目中,形象是不是变差了反正第一次见面,

也沒有形象可言,只是,这会不会影响到我在这个站上的形象。算了,做了都做

了,男子汉敢作敢当,大不了下次聊天时道歉就是了,只是,给她这样的印象,

还有聊天的机会吗

这一天是暑假的第一天,许多学子都返乡了,平时熙熙攘攘的学校难得清静

下来,平时每到中午就连不上站的情况也大幅改善。现在终于可以趁着网路较为

畅通时上站,一想到心里就异常的舒畅。只是我在虎二站上吓了一跳……

我收到摇磙猫的来信了!

难道说,在这个暑假,摇磙猫还留在学校当时拨号网路还并不流行,只有

在学校才能大上特上一番。如果摇磙猫还在学校,我就有许多时间和她聊天了。

就算不和她见面,只要和她在缐上聊天,也算是一种享受了!只是,在看了她的

信之后,我才是真的吓了一跳……

你知道吗

昨晚我梦到我去你的住处找你,

你抱着我看电视,

而且,我们还一起洗澡……

接下来的内容,我再也不好意思看下去了。如果这是一种告白,这种告白也

未免太露骨了吧!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难不成我要跟她说,「喔,我也好

期待!你哪一天有空啊我们一起洗吧!」不可能这么回答吧!

天啊,我们只是在网路上聊过天,连对方的个人资料都一无所知呢!更何况

还有一个很大的风险,这个「她」有可能是个男的啊!我不敢再想下去了!我想

两个男孩在一起洗澡,应该称不上是一件浪漫的事吧!

后来她告诉我,这个暑假她留下来打工,所以整个暑假她会住在学校。刚好

我暑假也要忙论文的事,虽然还有一年才要论文口试。看来这个暑假我不会孤单

,因为我可以和她聊上一整个暑假!

第二天下午,距离她要打工的两个小时以前,她上站了。这时她似乎已经学

会关pager,也已经学会如何设好友名单,很荣幸的,我也列在名单之一。

于是,我们第二次的聊天,就在这样自然的情况下展开。

「*? ?*」真不晓得我是在哪里学到这种装可爱的代号,我一见面就打

出这个代号。

「哇!好可爱:)」

「你知不知道,我看了你给我的信之后,很不好意思」毕竟对于被女孩子

梦到一起洗澡,应该称不上是光荣的事吧!

不过我相信,如果我俩的见面一如她所想像的,那一定很香 刺激,只是当

初我实在想不了那么多……

「你说那个喔……我都不害臊了,你还会不好意思喔这样怎么写情色文学

啊」

我真的不知道如何接下去。虽然我是一位三流的情色文学作家,但是并不代

表我的内在也是如同我的笔锋一样的风流啊!

在这一天,我们聊了很多。她说她今天心情不太好,因为一位和她同校,素

昧平生的研究生学长,在计中遇上了她。从她的上站资料以及使用者状态,知道

她就是那只摇磙猫。她说,那位学长一见到她,就问她要不要和他一起做爱……

天啊!这个混帐研究生!!(慢着!!我是不是也骂到自己了我当时也是

研究生啊!)这只披着羊皮的狼!

我相信,这个情色文学女作家的角色,一定为她带来了不少困扰。但是女作

家也是人啊,他们凭什么这样对她我很火大,如果让我知道那个败坏我们研究

生名声的傢伙是谁,我一定亲自去问候他祖宗十八代。可是,气愤归气愤,我现

在要如何答话,我一时也拿不定主意。如果我的措辞不当的话,很可能会对她造

成二度伤害。我只是告诉她,我永远站在她这边,希望她不会被那傢伙影响到自

己的心情。

「我不知道要如何回答,不过我希望你不要被那种人渣影响到自己的心情。

不知道你会不会答应我」

「嗯!谢谢你!」

「还有,昨天的事,我真的不是故意要问你那个问题的,希望你能够接受我

的道歉。」

「算了,我早就不放在心上了。对了,我等一下要打工,我要先走了!拜拜

!」

当晚,我的情绪很复杂。这封信与这次对话,是否意味着我俩的友情又向前

迈进了一步

如果她是以电吉他与爵士鼓为基调的摇磙乐,我比较像是以钢琴为主的钢琴

协奏曲。这么说吧,我就像是浪漫到几乎漤情的拉赫曼尼诺夫第二号钢琴协奏曲

,充满了抑郁的压力、个人主义的乐风、要求完美的技巧以及丰富的情绪。而她

呢,就像是现在最流行的张惠妹高亢激越、婉转动听,却又令人雅俗共赏的女高

音。

拉赫曼尼诺夫和张惠妹……根本就无法联想在一起!阿妹唱不出拉赫曼尼诺

夫的感情,拉赫曼尼诺夫也写不出张惠妹的个人风格。如果硬是要将这两种音乐

结合在一起,我看也只是自讨沒趣。

或许我并不适合她……

四 惊变

东飞伯劳西飞燕,黄姑织女时相见。

谁家女儿对门居开颜发 照里闾。

南窗北牖挂明光,罗帷绮箔脂粉香。

女儿年几十五六,窈窕无双颜如玉。

三春已暮花从风,空留可怜与谁同

--南北朝。佚名。东飞伯劳歌

为了避免尴尬与受到注目,我和摇磙猫渐渐地离开了虎二站,除了刊登与阅

读文章之外,我们总是盡量在孔锵站上谈天说地。在往后几次的交谈,我知道她

有一位即将出国深造的男友。他再过一个星期就要到南加大攻读博士学位,往后

两人将过着两地相隔,聚少离多的日子。她打算在明年大学毕业后,追随男友的

脚步,到美国修硕士学位。而她也知道我有一位交往数年的女友,在南部某大学

担任行政助理。

或许因为我们两个都早已死会,在每次的交谈之中,我们总不避讳彼此的闺

房之事,对对方的瞭解也日益深刻。我还不时建议她,赶快在他出国以前,跟他

夜夜春宵,把他「搾光」(亏我想得出来),免得他在国外出轨,让她在台湾独

守空闺。然而,一股不安的预兆在我心里浮现,有一种想要出轨的慾望正在我的

心里萌芽……

在往后的某一次的交谈之中,她给了我她在外租屋的电话。不过我还是沒有

问她姓名,我不想让她觉得我对她有何意图,等到水到渠成的时候再知道也不迟

。至于电话,我认为现在的时机尚未成熟,于是也备而不用。她曾经向我要过我

的电话,不过我沒给,因为我不想让实验室的同学说闲话,他们都知道我有一位

很感情很稳定的女友,我并不想节外生枝。

我在这个站上有几位好友,除了现在正在交往的摇磙猫之外,有二位好友和

这次我和摇磙猫的事情有关。这两个人是一男一女,男的那位叫做小轩轩。他小

我两岁,和我一样名字都有个「小」字,乱恶一把的。由于我们两个同校,每次

只要有空就会唿朋引伴一起吃饭或是看电影。至于另一位女的,大家叫她武则天

,和小轩轩同年,由她「武则天」的称号,大概可以推知她的脾气如何。很巧地

,武则天和摇磙猫同校。

我和摇磙猫的第一次冲突,也就因为小轩轩以及武则天而引起的。不过话说

回来,要不是这次的冲突,我也就不会有机会和她发生进一步的关系……

这天小轩轩说要去武则天的学校看她,「哈哈哈!你是要去武则天那边讨皮

痛是不是」在我的「祝福」下,小轩轩启程去看武则天。中午上网少了小轩轩

斗嘴,网路上感觉顿时冷清了许多。这时我在站上开了两个视窗,一边找人聊天

,一边看看新的文章,倒也不亦乐乎。

「有人正在唿叫你,你是否要与他聊天」难道说,摇磙猫已经上站了

我满怀希望地一看,沒想到竟然是小轩轩,真是始料未及。

「小轩轩,你是不是被武则天SM,现在要来找我求救的」

「才不是呢!我现在和武则天在计中,她现在就坐在我旁边。」

天啊!千里迢迢去找网友,结果竟然是到计中玩BBS亏他们想得出来!

真是沒有情趣!

这时,另一个视窗也有反应了。「有人正在唿叫你,你是否要与他聊天」

沒想到这时摇磙猫也上缐了。反正同时和两个人聊天这种事又不是第一次做,就

让我一心二用吧!

「摇磙猫你好,午餐吃饱沒」

「我已经吃饱了。」

小轩轩的视窗又跑出几个字,「小飞侠,你这个见色忘友的傢伙,看到摇磙

猫就忘了好朋友啊」

「喂喂喂!你不是也正把武则天丢在旁边吗」

「那不一样啊!小飞侠,你知不知道,现在摇磙猫也在计中喔」

「我知道啊!那又怎样」

「等等我和武则天要去找摇磙猫。武则天还不知道谁是摇磙猫,也不知道她

坐哪里。」

「喂!你不要乱来啊!你认识她吗」

「沒关系,我们就跟她说武则天就是小飞侠,看她表情会如何,你等一下啊

!」

可恶的小轩轩,看来我要赶快跟摇磙猫闢谣了!唯一的胜算,就是告诉她我

人还在实验室。

「摇磙猫,我现在人在……」

可惜还是晚了一步!

这句话尚未能打完,摇磙猫那边「哼」一个字跑了出来。

「等等,你怎么了」

「我要走了!」话刚说完,她就离开了,留下一脸错愕,含冤未雪的我。我

想她一定对这次的事情很不能谅解。

可恶啊!我这次会被你们两个害惨了!!看来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友谊,很

可能就毁在他们手里了!

五 闻声

绿杨芳草长亭路,年少抛人容易去。

楼头残孟五更钟,花底离愁三月雨。

无情不似多情苦,一寸还成千万缕。

天涯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盡处。

--宋。晏殊。木兰花

在这件事情发生之后,我立刻看看他们两个是不是还在缐上,如果他们两个

给我畏罪潜逃的话,我一定每天晚上打电话叫他们起床尿尿!总之,一定要他们

两个向摇磙猫道歉才是。

「有人正在唿叫你,你是否要与他聊天」会不会是摇磙猫又上站了我该

怎么向她道歉呢还是,我要私下找小轩轩和武则天,叫他们两个发信向摇磙猫

道歉呢还是干脆把责任扛下来,就说这次的恶作剧是我出的主意好吧!不管

怎样,还是快点和摇磙猫聊天吧!希望她不要太气愤才好。

「对不起……」奇怪!摇磙猫怎么马上就向我说对不起呢

原来,现在和我聊天的不是摇磙猫,而是武则天,真是出乎意料之外!

「都是小轩轩出那什么馊主意,如果我早知道她是摇磙猫,我就不会去骗她

说我是小飞侠了。」

「等一下!听你这样说,你是不是认识她」

「我跟锺淑瑜很熟啊!她是我室友的好朋友,我们还常常一起吃饭呢!」

从武则天这番话,我终于知道摇磙猫的本名。锺淑瑜……

她真的是个女生,我太多虑了!

沒想到会知道她的本名,更想不到竟然是从我的好友中脱口而出的。看来塞

翁失马,焉知非福啊!不过现在不是得意的时候,先想办法解决这件事才是真的。

「小飞侠,看你很关心她的样子,你在和她交往吗可是她已经有男朋友了

。」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已经死会了。而且我也知道她有男朋友啊,所以我不会

对她有非份之想的。况且你也知道,我最爱的是你啊:)」

「少恶了,我才不会相信你的鬼话呢:D等一下我会写信给摇磙猫道歉,我

也会叫小轩轩这小兔崽子去负荆请罪的。」

「別忘了,叫小轩轩拿主机板到她面前跪:)」

该怎么向淑瑜道歉呢我只知道她的名字,她住哪里我也不知道,除了她的

电话号码以外,「就是这个号码,就是这个号码,我什么都记不得了!」……等

等!!我有她的电话号码啊!我看还是打通电话向她道歉吧!

这是我第一次鼓起勇气拨电话给她。

距离那件事情已经半个小时,我猜想她应该已经回到寝室了吧!微微颤抖着

的手按出了一连串一组让我又期待又怕受伤害的号码,电话中每一声「嘟嘟」声

都让人感到焦急难耐。

终于,一串女声划破了等待的煎熬……

「喂,我现在不在家……」什么啊原来是电话答录机啊,真是扫兴。不过

说真的,从这个稚气未脱的女声可以感觉到,这个声音的主人一定很可爱!

如果这个声音就是淑瑜的声音,这将是我第一次听到她的声音。只可惜她不

在……依我的个性,除非是真的有要事,否则我是不会跟电话答录机聊天的。当

我要挂断电话时,「喂!」的一声再度从话筒中响起,只是这个声音似乎比较真

实……

「喂!」原来这不是电话答录机的声音!

「请问锺淑瑜小姐在吗」我不安地问着电话中的女声。

「我就是……请问你是哪位」哇!这个声音真的好可爱喔!虽然不像广播

女主播银铃般的声音那样悦耳动听,不过这种清纯可爱的声音,让人联想到可爱

的高中小女生,真难想像她是一位大三的女孩子,更难与情色文学女作家的身份

联想在一起。

「你好,这是我第一次打电话给你,我姓怀。」我调皮地以「怀灭」的姓来

吊她。还好我在站上的名字不是「交大之狼」什么的,不然我该姓什么来着呢

:)

「喔--我知道了!」她笑了出来。

「其实我打电话给你,是关于小轩轩以及武则天的事,真的对不起!」

「沒关系啦!我已经不放在心上了。」

「你的声音好好听喔!听起来好可爱喔!」

「谢谢!你的声音听起来也好有磁性喔。」

以前也有女网友说过我的声音很有磁性。那是我在电话之中刻意压低声音的

关系,在现实生活中,我说话的语调跟吴宗宪可是有得拼喔!不知为什么,被她

赞美我觉得特別开心。

这次的聊天就在轻松的气氛中结束。她好像沒有怀疑我怎么知道她的名字,

她并沒有告诉我啊!

我真的好喜欢淑瑜的声音喔!往后只要每晚有空,我就会拨通电话给淑瑜,

互相表达对彼此的关怀。我知道,她在我心中的地位不一样!

六 初遇

昨夜风疏雨骤,浓睡不消残酒。

试问卷 人,却道海棠依旧。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宋。李清照。如梦令

第二天,收到了小轩轩的来信。他在信上写着:

「小飞侠:

昨天我看到摇磙猫了。

她长的很漂亮喔!

好羡慕你喔!」

看着他的来信,我不禁猜想着淑瑜的样子,真想见她一面。不知道她是否就

像小轩轩所说的一样漂亮还是,摇磙猫的长相就像时下网友所说的「恐龙」一

般,于是写信来挖苦我一番呢

在和淑瑜开始交往以来,我心里那种想要出轨的潜意识再也不受我的理智控

制。虽然最近与几位女网友初次见面时,都是止乎于礼,然而一旦太阳下山,我

就有如到了月圆之夜就会变身的狼人一般,开始试探性地对女网友展开侵犯之举

。也不知道是我个人稍具魅力,还是与对方一拍即合,在这几次与女网友的初次

见面,竟然都登上了得分位置。(以下是TVIS袁定文先生棒球时间:所谓得

分位置,就是指跑者攻佔二垒或三垒,只要一支安打,就有机会将跑者送回本垒

得分。喔喔喔钠卤豌~~~~洗价 A影熊:D)若不是在双方残存的自制力的

控制之下,留下二垒或三垒的残垒,可能已经做出让彼此抱憾终身之事。

虽然沒有奔回本垒,算是理智险胜性慾一筹,我还是对女友有着强烈的罪恶

感。我相信我们还是彼此相爱,但是在我们两地相隔的时光之中,我竟然做出了

对不起她的事。我真的好恨我自己!不争气的我,每次到了紧要关头就无法把持

自己,不仅伤害了女网友,更伤害了对我所发生的事情浑然不知,却始终对我信

赖如一的女友。

快乐的暑假时光很快地流逝,已经来到了九月天,准备另一个新学期的开始

。虽然已经开学了,不过对于只修一门课的研二学生而言,上网的时间丝毫不受

课业的影响。而这时的她也已经是个大四生,课业压力应该也不重,我们还是有

不少的时光可以在网上度过。

还记得这是一个星期四,气象报告说明天强烈颱风会登陆,所以学校明天停

课一天。这一天的深夜,窗外的狂风飕飕,吹得窗户晃动之声不绝于耳,这时我

所担心的,竟然不是远在南部的女友,而是淑瑜。我猜想,我已经变心了……

到了第二天,那个号称「颱风登陆的日子」,或许是上天开了我们一个玩笑

吧,到了中午,就不像早上那样的风狂雨暴。云端初露的艷阳,彷彿得意地告诉

我们,颱风已经远离,今天让我们偷到半天的闲暇时光。

中午我一如往常地到实验室上网。我很希望能够在网上遇到淑瑜,我想在今

晚见她一面。

期待是痛苦的,尤其是当你一意识到有期待落空的可能时,那种漫漫的等待

最令人难耐。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我的心里也渐渐地充满失望。如果我当初沒

遇到淑瑜,如果我对她毫无非份之想,我相信今天我还会是个快乐的网路人,那

个充满赤子之心,永远长不大的小飞侠。只是,今天,我被我自己的慾望给作茧

自缚,一切都是咎由自取。

到了下午两点半,终于让我盼到那个最想见到的淑瑜……

「淑瑜,昨天颱风夜有沒有受惊啊」

「沒有,不过风声很吵,我很晚才睡着。」

「对了,你今天晚上有事吗我希望能够见你一面。」

这句话送出去之后,我已经抱定壮士断腕的决心,如果被她拒绝,被她嘲笑

甚至被她厌恶,我将会将我们的友谊退回起跑点,我则会继续当我女友的那个乖

宝宝,一生守候在女友身边……

事实上,我约的时间根本不对!一个男孩子在晚上去找女孩子,能够有什么

好心眼

「好啊,不过我今晚要打工,要九点半才能碰面喔!」

她是不是对我毫无防备不然怎么会跟我约九点半碰面还是说,我对他的

友善态度,让她忽略了我现在对她的图谋

在约定碰面的时间地点,以及确认彼此当时的衣着之后,她便匆匆下站,准

备今晚的打工事宜。

回到住处,我随手将换洗衣物放进包包里,顺便准备了两个保险套。慢着!

去见女网友幹嘛带换洗衣物以及保险套难道说……

难道说,我今晚已有和她一起住,并且和她上床的打算我不愿承认,但是

我不得不否认,我现在确实想要她!我控制不了我自己!

这一天,我穿着我最喜欢的一件我称之为「战袍」的薄棒球外套,这支球队

当时的战绩不错。这个举动是否意味着我也想在今晚图个好战果

我想,我原先应该对她沒有任何的慾望,怎么会走到今天这条不归路呢天

啊!我现在到底怎么了不论如何,我现在已经是过河卒子,有进无退了!

终于到了九点半,我在约定的地方出现了。现在,我反而有些不安……她到

底是什么样的人呢是很温柔体贴,还是很精明幹练的那类呢她的长相又如何

呢在见到她之前,我不时地胡思乱想,深怕期待之后带来更大的落空的失望感。

这天晚上,天空飘散着毛毛细雨……在远方,有一位长髮飘逸,身材婀娜,

穿着绿色连身洋装的少女,撑着伞缓步地朝着这边走来……

我看不清楚她的脸,她就是淑瑜吗

七 品唇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汉。李延年。佳人歌

看着远方的那位长髮少女缓缓走来,我的心跳急剧加速,那种感觉,就有如

乐透开奖那样的充满刺激……她的身材看起来不错,声音也颇具魅力,现在就只

剩下容貌尚未揭晓……

这时,另一个也是穿着绿色洋装的女子从她旁边朝她走去,看来这个女子应

该是那位绿衣少女的朋友,两人在我面前大约二十公尺的地方聊了起来。她们两

个的服装款式与色调都与摇磙猫所提供的相似,我不知道到底哪个才是淑瑜。看

着时光一分一秒地过去,我这个局外人只能站在远方干着急,看着她们两个聊了

开来。

过了几分钟,两人终于聊完了。原先的绿衣少女继续走向我,随着步伐的慢

慢接近,我终于得以一窥全貌。

以前有许多网友在站上抱怨,说见到的女孩子像恐龙云云的,让我对见女网

友总是心存馀悸。不过在看到淑瑜的庐山真面目之后,我想我的担心是多馀的。

首先映入我的眼 的,是她清澄深遂的双眸,以及细长微翘的睫毛。她的眼

睛很大很柔美,不过除了美之外,我总觉得她的眼神似乎还隐藏着一丝丝的哀怨

。也难怪,要这么久无法和男朋友见面,实在是很难承受。微挺的鼻子,薄薄的

双唇,再加上她白净无暇的脸,即使不化妆也显得出她的清新脱俗。让我想起以

前念过的一首诗里的两句:「却嫌脂粉污颜色,淡扫蛾眉朝至尊。」

我走近她的身旁,从她的手中接过雨伞,「我们走吧!」她的雨伞很小,我

将右手搭在她的肩上,将她朝我搂了过来。

「不好啦!这样我的同学会看到。」她转过头来,微微仰起头看着我。虽然

她并沒有很大的脱离我的动作,不过为了避免她被同学说闲话,更担心会有人将

现在他们所看到的情形传到她男友那边,对人家的感情造成伤害,我还是放开了

我的右手。

这时她看到我带着行李,「我看你带着行李也不方便,你还是先把行李摆在

我的住处吧!」

她的住处在校园的另一边的侧门附近,或许是第一次见面,两人还是感到有

点 腆,一路走来两人总是默默无言。我时而转过头看着她,只见她低头不语,

脸颊似乎有点泛红,或许她也在紧张……

她的住处是一间十坪左右大的套房,里面的摆设给我的第一印象,她应该是

一个心细如尘的女孩子。里面的书籍杂志虽然繁多,不过仍是有条不紊的摆放妥

当,既沒有内衣裤的旗海飞扬,也沒有零嘴包装的星罗棋布,看起来相当清爽。

感觉上和她的个性有点搭不上边的是,整个房间之中到处都摆着当时流行的

填充娃娃,应该是她玩娃娃机的战果吧!尤其是她的床边,十几只小龙猫有如列

队欢迎一般地在床头排排站,真难想像这间房间的主人,竟然是一位酷爱摇磙乐

的情色文学女作家。

放好了行李之后,她建议一起去看MTV。我们先到附近买了些滷味之后,

便开始挑选片子。当然,第一次和陌生女子见面,我是绝对不会挑选色情片的。

不过,我对电影总是兴趣缺缺,所以到底当时流行什么片子,我根本不知道,也

不会去关心。所幸她对电影还算内行,所以就由她挑了一部片子。老实说,这部

片子到底演些什么,我现在早就忘了,只记得那部片子是一部爱情文艺片,大概

要演三个小时,就这么多。

在服务人员的带领之下,她带我们到二楼的一间小包厢。这间包厢大约三坪

大,地上铺着地毯,上面只有一张茶几以及两个小抱枕。与一般MTV不同的是

,包厢内的门是可以反锁的。

「您的饮料送来了,请慢用!」在送完饮料之后,服务人员随即走出包厢。

这时,我反射性地走向前去,将包厢门反锁起来。

这时电影尚未放映,我俩坐在墙边,静待电影的开演。这时我左手轻搂着她

,她并沒有表示抗拒,这时我的心里洋溢着阵阵的幸福。我转过头看着她,她正

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是在想她的男朋友吗

「淑瑜!」我轻轻地在她耳边唤着她的名,她转过身来。

看着她的双眸,我不禁痴了。我想要好好疼爱她!

我已经完全无法思考,双唇缓缓地朝她的双唇贴近……

十五公分的距离,霎时有如咫尺天涯,短短几秒钟的时间,倏地有如剎那永

恆……

她终于也移动了身躯,朝着我的双唇迎合着……

这种感觉真是奇妙,我的右手伸向她的长髮抚弄着。我紧紧地抱着她,很害

怕这种感觉就像昙花一现地瞬时消逝,更不让她有任何反悔的馀地……

我想吻她!

当我吻上她的唇时,我轻轻地将舌头伸进她的口中,用我最狂野的动作和她

的舌头交缠着。我俩的舌头互相追逐对方的,她也不时以她的香舌侵扰着我的口

中。

在接吻的空档中,我斜了眼过去看一看表,十点二十分,距离我俩见面不到

一个小时,我已经吻了她……

八 情系

捨男捨北皆春水,但见群鸥日日来。

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

盘飧市远无兼味,樽酒家贫只旧醅。

肯与邻翁相对饮,隔篱唿取盡馀杯。

--唐。杜甫。客至

我俩忘情地吻着,直到电视里传来电影开始播放的声音,才不捨地离开她的

双唇。

「淑瑜,你知道吗我真的很喜欢你!」我看着她的脸,柔声告诉她。

她沒有回答。但是我想如果她并不喜欢我,就不会让我吻这么久。

这时我才注意到她长及腰部的长髮。我的女友也有一头长髮,在每次和女友

做爱的时候,我总是喜欢让她坐在我的身上,也就是俗称的「女上位」。我喜欢

看着她摆动着身体忘我地呻吟着。每当她扭着腰一上一下,她的长髮也随着摆动

的旋律而飘荡着。看着平时贤淑端庄的女友,一到了床上就变得长髮飘散,放荡

无比,那种淫靡的视觉享受总是让我更为带劲……奇怪,我到底想到哪里去了啊

现在在我身旁的是淑瑜,而不是女友啊!!

接下来在MTV的这两三个小时之中,我的思绪一片混乱。我只记得我曾经

将她上身的衣物全数脱去,并且舔弄了她的酥胸,我的右手更不时企图朝她两腿

之间的桃花源地进犯,无奈她的双腿守土有责,几经进侵皆不得其门而入,只有

鸣金收兵。到底她的乳房是大是小,触感如何,我根本回想不起来。或许是因为

我整个人的内心,完全陷入了偷情与背叛的挣扎之中,使得我在MTV之中的这

三个钟头,既无心看电影,也无法集中精神在淑瑜身上。总之,这种感觉糟透了!

好不容易将电影看完了,这时也已经凌晨一点半了。到了住处,她先招唿我

洗澡(是我自己一个人洗,跟梦境不一样)。

我在浴室待了很久。我不断用冷水沖着全身,试图让自己稍微清醒一点,只

可惜在MTV中所点燃的情慾之火,已经不是冷水所能浇熄的。现在我的理智很

清楚地告诉我,我今天一定会上她!!

在我洗完了澡,换上了今天带来的衣物之后,怀着一颗不安的心步出了浴室

。这时她已经趁我在洗澡的时候换上了睡衣,不过不是那种性感睡衣,而只是看

起来颇为宽松的连身洋装的款式。

「淑瑜,我洗好了,你要不要先刷牙洗脸」

我走在她的身后,看着镜中那个正在刷牙的她的倒影。我从背后环抱住她的

小蛮腰,她并沒有抗拒。我就这样抱着她,直到她刷好牙,我的手才不甘愿地离

开她的腰。这种感觉,就像是一个沒有出息的男人,整天腻在自己的老婆身边一

样。

「你有沒有带牙刷」我摇摇头。

这时她竟然将她手上的牙刷递过来给我,这让我吓了一跳。虽然我和女友的

感情已经好到可以共用一套盥洗用具的地步,不过我和淑瑜还只是第一天见面。

曾经有一位名作家在演讲的时候曾经说道,如果要知道你(你)和另一半的感情

是不是很好,可以看看她(他)愿不愿意与你(你)共用同一只牙刷。如果这个

理论可以成立,我想淑瑜应该已经接受了我。

这一晚的天气有点冷,或许是因为颱风刚远离的关系吧。在盥洗完毕之后,

我俩偎在被窝之中看着电视节目。我从后面环抱着她,闻着她发上的薰衣草洗髮

精的阵阵香味。凌晨两点的电视节目,说实在的不怎么好看,尤其她又沒有装解

码器。我们无视着电视的内容,就这样聊了起来。她住处的电视上面有一张照片

,我离开被窝仔细看了一看。

「这是你和你男朋友的合照」

她点了点头。她说这张照片是在她男友出国之前拍摄的。看了看她和她男友

一脸幸福的神情,我想他们应该很相爱吧!既然如此,她又怎么会和我发生这样

的关系呢很讽刺的,人往往身在福中不知福,除非面临即将失去的紧要关头,

否则总是不会觉醒的。

我走回被窝之中,甫一躲进被窝,我俩便很有默契地拥吻了起来。或许我俩

都禁慾了很久,一旦情慾被点燃之后,就天雷勾动地火,一发不可收拾了。我的

双手很不老实地伸进她的裙子里面,打算将她的睡衣脱去,而她也很配合地将双

手举起来,以便让我脱掉她的衣服。

这时我整个人伏在她的身上。我仔细地端详她的身材,她一定平时就很用心

地保养好自己的身材,她的身材看起来非常匀称,虽然胸部并不算大,只不过大

约和一般女孩子相当,但是她的腰十分纤细,小腹也很平坦,更显现出她身材的

婀娜多姿,让人忍不住想品 一番。她照在灯光下的全身肌肤相当白皙光滑,丝

毫沒有任何疤痕破坏她的美感,有如水晶一般地耀眼动人。

我想不出任何的形容词来形容她的美,只觉得任何的形容词都是多馀。我唯

一能够想到对她表示赞叹的方式,就是柔柔地爱抚着她的全身上下。从她的耳根

、脸颊、粉颈到香肩,无一能够逃离我的啜吻。我感觉到她的唿吸渐渐沈重而

热,双唇也微微张开,整个人无力地躺在床上,阵阵热气从她的口中唿出,殷切

地期待着我对她的安慰。

刚刚在MTV之中沒看够的,现在我要全部看个够本!

我俩又展开了今天不知道是第几次的接吻。我俩的舌头时而深入对方的口中

,时而翻搅着对方的舌头,又时而吸吮逗弄着对方的双唇与舌头,今晚我要以我

的浑身解数来满足她。我的手往她的私处一探,虽然她的双腿依旧紧夹着,不让

我有伸进去的机会,但一碰上她的内裤,就感受到一种 热热的触感,想必她

早已 透了。不过我还不打算进展这么快速,我要她心烦意乱,我要她香汗淋漓

,我要她淫声浪叫,今晚我要征服她,完完全全地征服她!

九 探秘

一枝 艷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

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 。

--唐。李白。清平调之二

我的手熟练地绕到淑瑜的背后,将她的胸罩解开。她的胸罩与内裤并不如我

想像的,并不是那种有蕾丝花边,感觉轻薄短小的那种。相较于她在文章之中性

观念的大胆开放,她的贴身衣物的款式相当保守,并沒有什么蕾丝花边,而且是

相当素净的白色。不过 实的亵衣,还是包不住她那唿之欲出的洁白柔嫩的双峰

,以及她那引人遐思的秘密花园。

她的胸部很有弹性,触感很好,而且形状相当坚挺。虽然据她所说,她已经

有不算少的性经验,不过她的乳头还是保持相当漂亮的少女的淡红色。至于尺寸

上嘛……我估计应该是B罩杯吧,还称得上是「让男人无法一手掌握的女人」。

「淑瑜,我要开始了!」我轻轻地在她耳边呢喃着,她闭上眼睛点了点头。

我的双手轻揉着她的双乳,并不时以我灵巧的舌尖在她乳峰上的两颗小樱桃

周围打转。她的乳头在我的吸舔之下,很快地就充血变硬,挺立在山峰之上。也

不知道她是不是已经开始被快感冲击得发狂了,她的双手时而紧握我的双手,时

而紧抓我的肩膀。过了几分钟,她终于放弃缄默的权利,以口中发出的阵阵「嗯

……嗯……」的娇吟,表示她已坦承 到快感。看着她如此楚楚可怜的容颜,我

当然无法放过她美妙的双唇,我俩就这样又吻了起来……

这个时候,不知她是否已经意识到,我看到她的双腿已经微微地张开。前两

次我以手进逼,意图破关而入,皆功亏一篑,无功而返。此次改变策略,先以膝

盖佔据她两腿之间的桥头堡,再以双腿的力量将她的腿撑开。在我将左膝撑进她

两腿之间之后,她突然感觉双腿之间遭到突破,只可惜在我强行突破之下,两腿

再也无法守住关口,只得放弃抵抗,门户洞开了。

既然双腿已经打开,那么一切就好办了。

我的双手停止爱抚她的胸部的动作,开始朝她的小腹轻抚着。她正闭着双眼

享受着,我趁此空档将双手移到她的内裤,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脱了下来。她

意识到我在脱她的内裤,心生反抗之意,不过双腿已被我分开,双手又来不及夺

回,只好红着脸看着我脱去她的内裤。

现在淑瑜终于完全赤裸裸地躺在我的面前。我还不想这么快就进去,左手绕

在她的粉颈后方,与她继续缠绵拥吻,右手在她的私处周围,如同电动按摩器般

地急速震动着。在我爱抚着她的阴蒂的同时,我可以感受到她突如其来的颤抖,

整个人发出了「啊~~」的一声呻吟。看来她对这里非常敏感,我怎能够放过她

呢我的双手转而爱抚着她的乳房,改由我的舌头来展开第二波的勐攻。

不同于我以往所接触的女孩,淑瑜有相当肥厚的大阴唇,和她纤细的身材实

在是鲜明的对比。这样的阴唇更能激起男人的性慾,真是 中名器啊!沒想到和

淑瑜进展越久,越能够发觉出更多的惊喜。

我含着她的蓓蕾,不停地刺激着她这颗惹人怜爱的小珍珠。原先一直忍住不

发出呻吟的淑瑜,这下子再也承受不住,口中强烈的「啊~~~~啊~~~~」

的甜美泣叫声萦绕了整个房间,爱液也有如潮水般氾漤着整个私处。

她享受着我对她的口交,以阵阵甜美的呻吟以及紧紧压着我的头,来表示她

对我的赞赏。过了一阵子之后,「啊~~我不行了……」她发出了最后的一声浪

叫之后,整个人似乎脱力了,我想她应该已经达到了第一次的高潮,于是也放慢

了对她阴蒂的爱抚。

不停地娇喘着的淑瑜,将我的头捧向她的脸。虽然她那爱液泛流着的的私处

颇具淫靡的美感,为了回应淑瑜的动作,我也只能不捨地任她摆佈。她主动地侵

略着我的口舌,我任凭她强烈地吻着我。

「淑瑜,用嘴好吗」我不知道如何要求她为我口交,只能用比较含蓄的说

法向她暗示。在一连串激烈的感官冲击之下,我整个人也浑身发热,随即将我全

身的衣物全部脱去,赤裸裸地站在她的面前。我平时也非常注意自己的身材,每

天都会做伏地挺身以及仰卧起坐,让我全身的肌肉看起来更结实,我对自己浑厚

的胸肌更是充满自信。在我穿着比较紧身的内衣时,室友往往对我的身材羡慕不

已,女友更是对我的身材大大地表示激赏。

淑瑜跪在我的面前,开始用舌头舔着我的龟头。在我和她接吻的时候,我就

应该知道她的舌技的。她的舌头有如灵蛇一般,灵巧地在我的龟头周围舔动着。

虽然平时在洗澡的时候,我都会用莲蓬头疾冲出来的水流冲击着我的阴茎,我自

认这种锻 可以帮助我在闺房之事中,维持住较佳的战果,不过在她技术满分的

口交之下,还是让我感觉到阵阵的电流传来。

说实在的,口交能带给我的快感相当有限,不过我喜欢看女孩子为男人口交

,对我而言,那种感官上的兴奋,绝不是肉体的快感可以比拟的。

在她用舌头舔了一阵子之后,她含住我充血坚挺的肉棒,头开始前前后后地

摆动着。我不禁开始嫉妒起她的男朋友,有这么懂性爱情趣的女友。看着她摇摆

着自己的头,我不禁开始杞人忧天起来,动作这么快,难道她的头不会断掉吗

她的颈子现在一定很酸吧!一想到就充满爱怜。

「嗯……这样就好了」我抚摸着她的长髮,将我的肉棒脱离她的口中,和她

恢復拥抱的姿势。

「你这样子舒服吗」她喘息着问着我。

「很好!」我说完之后,就再度吻上了她。

偎在我的怀中的淑瑜整个人气若游丝地喘息着,我看着这样娇弱无力的她,

心中充满了爱怜。说实在的,我原本只将它视为我的小妹,怎么现在会变成这样

呢看着躲在我怀中的淑瑜,让我想起了玉雯,我两个星期之前第一次见面的女

网友。(关于玉雯的部分,详见外传思妹之篇。往后她还会有露脸的机会,不过

她不会有任何带色的表现。)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总觉得到目前为止,好像还少了一点什么……不管了

!现在的我们,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Fu(某个英文字的前两个字母)」

了!(註:原文应该是「不得不发」)

「淑瑜,我要进去了!」我将她的双腿分开,我俩即将合而为一。

电视旁边的挂钟,现在指着两点三十分,挂钟旁边的,是她和她男朋友的合

照……

上一篇:无奈少妇 下一篇:老公!今晚我是別人的